2580元的学费、260元的魔音工坊付费功能、399元的记忆力课……报名参加一学堂“0元5天短视频训练营”后,年过半百的高艳红称自己掉入了短视频培训机构的付费陷阱。

在高艳红看来,“0元0基础”“直播赚钱”只是噱头。如今,不但“一个星期赚回学费”并未实现,反而交了3000多元学费。

56岁的也自称成了被收割的对象——他先后加了一培训机构八九位短视频教学老师,而免费短视频剪辑课程同样演变为2998元的付费课程。此后又被推荐购买“大师引流课”,售价29800元。

新京报贝壳财经记者搜索发现,不少老年人本以为追上直播风口,通过短视频平台带货赚钱,最终却被短视频培训课程“套路”。其中,教学质量不匹配,“0元0基础一部手机几天学会”等虚假宣传以及退费难均成了主要槽点。

3月10日,新京报贝壳财经记者在短视频平台搜索发现,多个账号正在直播,并醒目标注“0元0基础”“5天学手机剪辑”。至于参与这一课程流程也较为简单,通过直播间链接即可进入微信群,此后多名老师不断在群内发送“学短视频挣钱多”消息。

对此,法律人士指出,从民事法律关系上来看,培训机构和学员之间形成的是一种教育培训合同关系。培训机构如果在学员报名相关课程之前,明确宣传通过课程可以“赚钱”或达到其他目的,而其实际提供的培训课程与宣传不同,培训机构则可能构成欺诈。

“专门针对退休老年人,0元0基础一部手机学剪辑,学成后收入远超同龄人”。刷短视频时,高艳红无意间看到短视频培训机构的宣传广告。

高艳红告诉贝壳财经记者,自己因身体原因已经赋闲在家一段时间,本着做副业补贴家用报名了一学堂的“5天免费短视频训练营”。5天免费直播课程中,前三天讲师讲解了消重、配音等内容,不过大部分时间却在讲解“学短视频有多赚钱”。

“某位70多岁退休老大爷学剪辑做短视频,0基础入门,学习一段时间后,视频播放量过十万,净涨粉量破千,月收入上万。”高艳红口中,讲师在直播间承诺,报名付费课程后,会赠送十万流量,保证两天变现,一个星期收回学费。

免费课程进入第四天,直播间突然下起红包雨。高艳红向贝壳财经记者描述,当时手机不断提示:“你被红包砸中了”。直播间内,原价五千多元的短视频培训课,在使用两千多元大额红包后,售价只要2580元。

两千多元意味着老伴一个月的药钱,高艳红并未被红包打动。最后一天免费直播课程中,直播间屏幕上大字标注“180元”,高艳红称,误以为短视频培训课程只需要180元即可购买。支付后,班班(指老师)发来提醒,180元只是定金,需要补齐尾款才可以开课,并表示可以按月付款,每月仅需200元。在班班视频指导下,高艳红直接交齐了2580元。

与高艳红不同,平日比较清闲,刷短视频的习惯也让自己对此产生了兴趣,并购买了剪辑教学书。为了丰富退休生活,添加了一培训机构老师为好友,打算学习短视频剪辑。在其女儿看来,一段时间,爸爸每天“神神秘秘”,吃完饭就拿着笔拿着手机,问起来就支支吾吾。此后,感觉被套路后,才愿意松口,不告诉子女是因为讲师曾“耐心”劝说自己:“现在告诉子女、老伴,他们可能会反对,不如等以后做出成绩,直接让他们信服。”

高艳红也向贝壳财经记者透露,自己在观看直播课程期间,手机曾弹出调查问卷,其中就有一项“你是否会告诉家人”。高艳红选择了“否”,班班也更加频繁地推销课程。

“不仅赚不到钱,就连剪辑的基础知识也未曾学到。”付费购课后,高艳红称,期待的“一个星期赚回学费”并未实现。高价课程宣称包教包会,但全程讲解基础理论居多,很少有理论和实操课程的结合。比如,讲到如何使用剪映工具时,讲师并未介绍软件每项工具该如何使用,仅是将素材导入软件,告诉学员可以用“剪刀”剪开,然后拼接,就匆匆结束。此外,对于如何用手机“放电影”,讲师提到这个需要用电脑就不再赘述。教学期间,讲师要求全员禁言,并称“你们都在问问题,我还怎么讲课”。

高艳红口中,付费2580元学习一个星期后逐渐被套路收费,班班要求其支付260元开通魔音工坊付费功能,用于课堂学习。所谓付费功能即指水印去除功能,在讲师课堂教学中,剪辑短视频吸引粉丝的内容之一就是下载他人视频作品,去掉水印后,配上音乐,更换标题和文案,“变成”自己的作品发布。

于高艳红而言,付费课程远超预期。由于大多数学员反映教学内容太快,记不住且跟不上,班班又顺势推荐记忆力课程,称原价一万多的课程现在打折只需要399元,以及售价199元的进阶课程,可以帮助学员巩固之前所学内容。此后,班班以教导学员如何变现为由,要求支付500元开通账号小黄车橱窗带货功能。

“5次收费,我支付了3次,共计3340元,每次支付和被介绍课程,都会被推荐给隶属不同公司的老师,然后分开支付费用。”高艳红对贝壳财经记者表示,花费500元开通小黄车后,本以为可以开始卖货,却没想到培训公司为自己购买的一千个粉丝全是“僵尸粉”,橱窗内商品挂出几个月后,仍无人购买。

则在支付2998元学费后,又被老师介绍给一位“流量大师”。其帮助在账号内发布了一条视频,播放量达到了几万。对比自己每天只有几十个播放量的视频,称,对“流量大师”的能力无比信服,快速签下29800元的“大师引流课”,并支付了3000元意向金。

当晚,陈女士发现了爸爸这段时间的“秘密”,并告诉其所谓的“流量大师”上万播放量,不过是“大师”投了短视频加热包,花钱让视频上了热门。陈女士称,自己相继联系涉事公司要求退费。截至记者发稿,支付的2998元学费被退回2965元,3000元意向金则未被退回。

对于直播带货,聊城华媒MCN(网红博主经纪公司)联合创始人王志华告诉贝壳财经记者,如果接广告商单的线万粉以下的账号其实都没什么商业价值。而直播带货赚钱,则需要在“人”“货”“场”等方面具备一些独特的优势,比如能以更低的价格从品牌方拿到商品,否则也会面对巨大阻力。

“很多人以为短视频、直播是轻资产行业,不需要太大的投入就能赚钱,事实上这种认知根本就是错误的。”王志华表示,如果这些培训机构真的是在帮助老年人赚钱,那也是个好事,但是事实上很多人是在“割韭菜”。

3月10日,贝壳财经记者在短视频平台搜索发现,多个账号正在直播宣传“0米剪辑训练营”。“0元0基础”“5天学手机剪辑”等标语醒目地贴在直播间背景板上,主播反复讲解如何进群学习。

贝壳财经记者点击直播间弹出的“0米领取,5天手机剪辑课”链接,填写个人手机号后便可以扫码进入新一期训练营。

群名称显示,贝壳财经记者所进的群为该课程的9068期431班,每逢新人进群,课程老师会连发三到四条消息,提醒学员添加自己的企业微信。

3月13日,这一训练营首次直播课程,群内老师多次在群内发布关于“短视频正处于快速爆发期、红利期”“学短视频挣钱多”“学短视频操作简单,适合小白”等话题。当天,开营前的“班会”。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