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职业指导师有一套非常专业的方式,会花大量时间去了解来访者,跟他们聊现在年轻人最关注的话题,比如平时除了学习之外,都在寝室干些什么,喜欢打什么游戏等。”上海市宝山区就业促进中心首席职业指导师李弘深知,很多来访者不太愿意一开始就对职业指导师敞开心扉,她会花时间和来访者建立链接,慢慢帮他们梳理求职困境,再进行职业诊断。

李弘在职业指导岗位从业16年,累计指导过数千名求职者,2016年获评“国家星级职业指导师”。

不少来接受职业指导的学员都会问李弘,“您以前选择职业时,是否也有过迷茫期?”“您的职业决策是一开始就这么做规划的吗?”李弘也会坦然相告,职业规划的过程,是不断发现原来目标的不足加以修正,再去行动,自己一开始并没有准备好要做一名专业的职业指导师,但她会不停地发现自己的兴趣点,并朝这个方向努力。

喜欢与人接触交流、传递温暖快乐的李弘在大学毕业后放弃了熟悉的法律专业,投身公共就业服务领域。简单的初衷让她在这个领域一做就是16年。

“实际上我刚入行时也有过职业迷茫期。”那时候职业指导对于就业工作来说还是新生事物,不少求职者听到职业指导本能地抱有抵触情绪,“我只要找工作,不要和我谈这些空的,你有岗位吗?”“给我打印一张面试单,我去单位看看不就行了,为什么还要职业指导?”李弘常常被浇一盆冷水。

李弘知道,光有“热情”不够,专业知识和实践经验兼备才是做好工作的关键。所以,她自学了很多职业指导技能,耐心引导求职者,并给予他们正向指引。

有一次,在招聘会的现场来了一对母子,他们在招聘会现场吵起来了。父母对孩子说:“这里这么多岗位,你随便去看,在当中随便挑一个工作,只要你做我都可以,我没有意见。”但孩子说:“我不想找工作,我学历很低,我这样找不到工作。”来咨询的母子告诉李弘,孩子是中专学历,父母着急,硬要孩子过来寻求指导。

看到家长和孩子的意愿不一样,李弘知道,自己既不能赞同父母,也不能赞同孩子。所以她就跟孩子沟通:“如果没有父母的因素,你想做什么?”孩子告诉她:“其实我想创业。(因为我)学历低,没有工作经验,找工作不太容易成功,也会一直被拒绝,会很自卑。”

而在一旁的家长非常火大地说:“你工作都没找到创什么业?不是把我的钱打水漂?”

李弘见状先阻止家长:“您的意见我们先不考虑,我们先听听他准备创业做什么?”

后来,在李弘耐心指导下,孩子说:“我比较喜欢历史,懂一点古玩,所以我想开一个古玩店。”李弘先鼓励他的想法很好,但她又继续引导:“那你这个古玩店是准备开在线上还是开在线下?准备从哪里进货?用什么样的销售渠道?有没有考虑过投入多少资金?准备怎么做营销?”

李弘这么一问,孩子被问蒙了:“老师我没有想过。”李弘对他说,如果没有想过,那你现在做的准备离创业目标可能还太远,但这个目标很好,但是不是可以想想近期可以为这个大目标做些什么。通过李弘的引导,母子俩也愿意冷静下来,想想究竟怎样的出路才是最好的。

随着90、00后涌入就业市场,李弘发现他们对职业指导的需求越来越旺盛和复杂,新一代的大学生,他们更加关注就业岗位与本人能力、兴趣、个性等的匹配度,可是他们的成长过程中与社会的接触却不多,往往对自己的职业定位不够清晰,不够正确。

1993年的小郭是一所211大学电气自动化专业毕业的大学生,一毕业就进入一家国企从事设备检测等安全管理工作,虽然工作内容和自己的专业与兴趣关联度不大,但因为国企待遇不错,年薪10万多,工作了将近3年。

在工作中的小郭,也逐渐发现这种看似“稳定”的工作内容和文化氛围离自己想要的目标职业差距很大,他不止一次有想要离开的冲动。

在没有和家里人商量的情况下,小郭以要考研深造为由裸辞,希望通过学历的提升和专业的选择为自己争取进入理想职业的机会。但考研并不像他想象的那么顺利,备考后的失败让他有了一年的职业空窗期,也受到来自家人的责备和压力。

他不得不重新开始求职,可这一次求职,小郭没有了刚毕业时的运气和底气。在为小郭职业指导时,李弘发现,小郭由于考研和求职失利,心理上产生退缩心理,“他缺乏和家人的沟通,阻断了社会支持系统,加上对自身能力和职场岗位认知不足,产生了目标定位模糊等问题。”

李弘引导小郭认知自己的职业价值观排序,并处理在决策过程中一些不合理的信念和不理性的方式,帮助小郭清晰目标定位,梳理小郭的职业能力、职业倾向和个性特质,还在与市场上的岗位做匹配的过程中,指导小郭动态认知目标岗位工作内容,并有意识地锻炼和培养与目标岗位相关的职业能力以增加竞争力。

22岁的小远是李弘在社区做职业指导讲座时认识的指导对象,他左腿腿脚不便,有残疾证,之前通过残联找到超市理货员的岗位,做了2年。在参加职业指导讲座之前刚离职,原因是他为自己未来的职业发展所担忧,期待自己有更好的人生。

离职之后,小远报考了非全日制大专,还在培训机构参加计算机JAVA编程培训并顺利取得证书。他告诉李弘,自己喜爱计算机行业,所以才会自学参加培训,可是自己没有学历,没有经验,每次应聘与计算机有关的网管或计算机维护等岗位时,总是因为没有实际工作经验,或者由于是残疾人腿脚不方便出外勤等原因被婉拒。

他感到很苦恼,觉得自己放弃超市理货员的决定是不是错了。李弘感受到小远有超出同龄就业者的敬业态度,在为小远做推荐时,尝试联系招聘计算机管理员和维护工程师的企业。

参加完面试后小远感到似乎与面试官聊得很愉快,对面试结果很有信心,但事实是劳动力市场上针对残疾人的岗位不够丰富,企业在面试过程中,对残疾人职业能力的评价也因人而异,同等条件下会认为健康的人更有职业能力。但事实上,很多残疾就业者有更高的内驱力和敬业精神。

最终这些面试都没有结果,但小远并没有因此有任何的不快,“没关系的李老师,大不了回去再做理货员”。没过多久,小远到了另一家进口商品超市做起了理货员,他愉快地告诉李弘,虽然是理货员的岗位,但是公司后台的计算机维护也都是他负责,他觉得这样能够积累点经验,也很不错。

李弘觉得,其实每个求职者自身都蕴含着很大的能量,但是往往因为他们担忧太多,而没有勇气去改变、去迎接挑战。职业指导师要做的就是陪伴他们面对困境,给予他们信心和勇气,摆脱煎熬。在指导关系中,受益的不仅有来访者,指导师本身也受益匪浅。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