伦敦-就在特里萨·梅(Theresa May)宣布辞职几个小时后,英国开始寻找新首相。一个泪流满面的五月宣布,她将于6月7日辞去保守党领袖一职,并辞去首相一职,他从一开始就被英国退欧所包围。梅的辞职是意料之中的,但在英国政治中仍然是一个戏剧性的时刻。

自从我第一次以首相身份走进我身后这扇门,我就一直努力让英国成为一个不仅是少数特权群体、每一个人能过得好的国家。

我现在和三年前一样坚定地相信,在这个民主社会,如果你给了人民一个选择,那你就有责任执行他们的决定。我为此已经尽力了。

我和我们关系最机密的邻居们谈好了脱欧的条款,也谈好了全新的关系,来保护我们的就业、安全和国家完整。

我已经竭尽全力来劝说议员们支持这项协议。但遗憾的是,我没能成功。我已经试过三次了。

但现在我清楚了这样一件事,那就是选择一位新的首相来完成这件工作(脱欧),才是这个国家最好的选择。

所以我今天宣布,我将在6月7日周五卸去保守党领导人的职位,以便选出一名继任者。

我和党内领导人以及1922委员会首脑达成了协议,辞职后的这周就启动新任领导人的选举流程。

我已经向女王陛下表明了我的意向,我也会在竞选流程结束前,继续担任她的首相。

伟大的人道主义者尼古拉斯·温顿爵士(有“英国辛德勒”之称)曾经从被纳粹占领的捷克斯洛伐克疏散救出了数百名儿童,他很多年来都是我所在Maidenhead议区的选民。

在他去世前几年,另外一场政治争议事件中,他曾经在一场地方活动中把我拉到一边,给了我一条建议。

他说:“永远不要忘记,妥协不是一个贬义词,生命依靠于妥协。”他说得没错。

我们努力在眼下的政治局面中寻求妥协的同时,包括如何完成脱欧、如何让北爱尔兰政府重新运作起来,我们都必须谨记,是什么让我们走到了现在的境地。

因为脱欧公投结果不仅仅是呼吁我们离开欧盟,更是为了让我们的国家能迎来深刻的变化。

它的目的是让英国成为一个每个人都能过得好的国家。我对我们过去三年获得的进展感到自豪。

我们完成了大卫·卡梅伦和乔治·奥斯本起头的一系列任务:财政赤字已几乎消弭,我们国家的外债在减少,财政紧缩政策也即将结束。

我一直致力于通过我们现代化的工业策略,确保未来能为我们全国的社区创造更多良好的岗位,不仅仅是伦敦,也不仅仅是英格兰东南。

我们建设了更多的住宅,帮助首次购房者们有了第一个家,让年轻人能享受到他们父辈所曾拥有的机遇。

这是一个基于英国政治共识的,体面、温和、爱国的保守党政府所能达成的成就,即便我们同时还整面对着和平年代任何政府所可能面临的最大的挑战。

我深信,我们能完成脱欧,也能够以符合我们价值观的方式来制定政策,服务于英国民众:安全,自由,机遇。

政府拥有如此的特权,应该利用好这个平台,代替那些无法发声的人们发声,和依然荼毒着我们社会的不公平作斗争。

这同样是为什么我们执行了种族差异审计工作,推出性别收入差异报告,以此来聚焦不平等,让不平等现象无处可藏。

这更是为什么我为格伦费尔大厦惨剧设立了独立公共调查小组,追寻真相,好让同样的事故不再发生,好让那一晚逝去的生命永远不会被遗忘。

这个王国是一个团结的王国,它不仅仅是四片国土组成的家庭,更是我们所有人所组成的联盟。

无论我们来自什么背景,拥有怎样的肤色,爱着谁,我们都团结在一起,拥有同样的美好未来。

我们的政局也许确实处于紧张状态,但我们的国家依然有很多美好的地方,依然有太多值得我们骄傲的地方,依然有那么多我们可以乐观以待的地方。

我很快将离开这个我将毕生为之自豪的岗位,我是第二个女性英国首相,但绝不会是最后一个。

我辞职并不带有任何恶意,相反,对于能够为这个我深爱的国家服务,我满怀巨大且持久的感激。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