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家公司称贷款参加培训后,可以无限制推荐面试机会,并且保证月工资4500元以上。”周凯向《法制日报》记者回忆说,这家公司承诺可以与他们签合同,“当时,我想既然能签合同,也就不会有什么问题,谁知道他们现在竟然改了名字换了地方”。

对于这家公司所说的“贷款培训”,周凯也有犹豫过,并且在此期间一直与家人及学校老师沟通,但家长和老师也不是很清楚,让他自己决定。在周凯看来,这家培训公司一直在抛诱饵,“公司工作人员说,等你工作后在郑州每月最低五六千元,在北上广城市每月最低7000元以上,每月轻轻松松还贷一千多元”。

随后,周凯和同班两名同学参加了这家公司的培训。刚开始几天,培训讲师讲的都是易学易懂的知识,几天后,公司要求周凯等人进行贷款培训。所谓贷款培训,就是让周凯等人提供身份证、银行卡、学籍资料,并要求他们拿着身份证拍照,一共向网贷平台贷款18870元,“我们的贷款其实是11800,剩下的全是利息”。

据周凯介绍,贷款从2017年9月开始还,分15期还清,一个月还1258元,“整个借贷过程是培训公司帮我们办理的。办理过程中,网贷平台的人会问各种问题,公司就给我们一张纸,上面写着该怎么回答网贷平台的问题,让我们照着那张纸念”。贷完款,周凯等人一分钱也没见着,这些贷款直接都打给了公司。

培训课程持续了三个多月,周凯介绍说:“几乎没有什么课程内容,讲师在上面讲,我们就在下面听。讲师都是从网上招聘的IT行业的人,培训java时还换了几个讲师。我听讲师说,公司不给他们发工资,最后连讲师都无法忍受,走的差不多了。”

周凯觉得“培训时只是学到了皮毛,去面试别人根本就不要你”,但三个多月的培训结束后,“公司就让我们包装简历,制作假简历,让我们出去面试时说有1年至两年的工作经验”。周凯还给记者提供了一份包装后的简历,他说这份简历除了名字和电话,其他信息都是假的。培训公司的1名负责人还曾偷偷对周凯他们说,如果他们给公司招来一个人参加培训,就给他们1000元报酬。

据周凯了解,几乎所有参加这家公司培训的学生到现在都没有找到工作,而且还背负了数目不小的贷款。“我们培训完后,有个老师偷偷对我们说公司改名了,而且继续招生。在没改名之前,他们已经招不到学生了。”周凯说,培训结束后,他已经联系不上这家公司,公司工作人员的手机号码都换了”。

来自山西太原的付乐乐遭遇的“培训贷”套路与周凯如出一辙,“我的一个朋友在网上找的招聘信息,培训公司说三个月就学出来了,包分配,如果感觉工作的公司不好,还可以再推介其他公司。然而,我们学完了,并没有找到工作”。

“当时,公司让我们从一家银行贷款,贷款本息为19800元。办理贷款时,只需要我们的身份证、银行卡、拿着身份证拍照。然后,培训公司找了一个贷款软件让我们填写内容,所有贷款程序就结束了。”付乐乐说。

按照付乐乐的说法,对他们进行培训的老师都是培训公司临时请的,“据说讲师已经连续五个月没拿到工作,最后都走了”,培训内容则是“学习java程序之类,初期在太原培训,后来太原和河南的一批学员一起到北京参加培训”。

付乐乐所在的名为“教育培训贷款维权方法”的QQ群,已经有981名各地成员,他们都是各类“培训贷”的贷款人,虽然群名里有“维权方法”,但他们的聊天内容更多只是交流自己的贷款经历和吐槽坑人的“培训贷”,也有少数群成员收到一些类似的培训信息,想去视频作为证据来维权。

目前,陈圆还没有能力还完贷款,已经逾期一年,他尝试和网贷平台沟通延期还款,“但平台说不管用什么办法一定要还款,过期就打电话到家里威胁家人,有的还发信息给家人朋友说我生病了,让家人朋友凑钱。对这种情况,我就跟家人朋友说,不用理他,都是骗子”。

来自北京的王树同样被“培训贷”坑了,“贷了16800元本金,最后要还两万多元,绑定的银行卡自动扣除,培训期间每月还300多元,培训完每月要还一千多元,我根本没有偿还能力,反正是还了一年半也没还完”。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