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译局是36氪旗下编译团队,关注科技、商业、职场、生活等领域,重点介绍国外的新技术、新观点、新风向。

编者按:Mozilla,曾经充满光环的互联网公司,众多web主流技术的发源地。但随着Mozilla宣布开始新一轮的大规模裁员,大家纷纷把目光投向这个组织:拥有如此众多改变世界的技术的组织怎么就做不起来呢了?是什么导致了它的衰落?它的新目标能让它重新崛起吗?Matthew MacDonald对此进行了解读,原文标题是:Mozilla: The Greatest Tech Company Left Behind

当有消息传出Mozilla即将进行新一轮的裁员时(到目前为止已经是2020 年的第二轮裁员了),大家的反应很快。开发人员注意到,Mozilla的这轮裁员已经从去除公司赘肉发展到伤筋动骨的地步。他们减少了对受欢迎的开发者工具部门的投资。解散了整个威胁管理团队。削减了目前正在开发的下一代Rust驱动的浏览器引擎的Servo团队。让MDN团队就地解散。这两轮裁员总共占到公司人员总数的近三分之一。

考虑到Firefox马马虎虎的的用户群当中有很大一部分都是程序员,缩小其开发者工具团队似乎是一种特别短视的做法,这会让他们最忠实的用户感到失望。但是对于不熟悉这家公司的人来说,Mozilla的裁员似乎只是竞争对手未能凭借着利基的替代方案取得成功的又一个案例罢了。毕竟,现在Mozilla的明星产品Firefox浏览器对市场的支配地位发起挑战已经过去了很多年了。难道说这不过是又一只慢慢走向灭绝的恐龙罢了?

但是Mozilla不仅仅只是做出了Firefox一个产品的公司。它不仅仅是又一家被市值过万亿美元的微软、苹果和Google等竞争对手冲垮的精品科技公司。相反,Mozilla是一家将Web标准的世界向前推进的悠久历史的公司。它的危机应当引起我们所有人的关注。

Mozilla的诞生是因为全球最惊人的一次软件故障之一引起的。Netscape Navigator,1990年代后期先驱的Web浏览器公司,在短短几个月内就从互联网之王沦落为落选之马。原因似乎不太公平——是因为微软咄咄逼人地把Internet Explorer捆绑进操作系统里面。但是,大多数行业观察者都对浏览器将会是免费且无处不在的未来寄予厚望。靠这种产品几乎不可能能撑起一家公司。

然后,凭着一个小小的神来之笔,Netscape创立了非营利性的Mozilla组织(后来更名为Mozilla Foundation),用来开发Netscape集成浏览器、邮件以及聊天应用的套件。由于要面对资金更加雄厚影响力更大的竞争对手,这个软件计划逐渐分崩离析。但是在随后的几年时间里,Mozilla基金会转型成了另一种组织——一个致力于促进开放Web标准和普及Web的组织。(著名的Mozilla 宣言里面列举的那些乌托邦式的原则就更不用说了。)

几年后,一群Mozilla开发人员用Firefox重启了他们的浏览器事业,并将其拆分成一个独立的全资公司,这家公司至今仍然在为Mozilla基金会提供资金。如果这些技术还是跟AOL(收购了Netscape的公司)绑定在一起的话,那么很多年以前它们就会死掉了,会因为互联网时尚风潮的改变而破灭。实际上,哪怕是AOL本身都放弃了自己收购的Netscape软件,不久之后就转用Internet Explorer,直到IE也变得无足轻重。

Firefox是Mozilla最著名的产品。尽管今天很容易地就会把它看作是不过是又一个浏览器罢了,但早期的Firefox在广告屏蔽、数据隐私以及开发者工具方面都是先驱。(在Chrome DevTools 出现之前,就已经有Firebug了。)

如果这就是Mozilla的全部家当的话,那这家公司不过就是Chromium和WebKit 统治世界的又一个减速带而已。但Mozilla的作为并不止这些,它还改进了当今的一些最重要的Web技术。以下是他们最好的四个项目。

当Netscape土崩瓦解时,很少有人意识到它遗留下来的最重要贡献是那个小小的,动力不足的脚本语言。那门语言就是JavaScript。

JavaScript是在Netscape统治web的那段短暂时期内创建的。但是,自从Netscape失败后的二十年时间里,JavaScript才慢慢变得普及并占据主导地位。因此,不难想象Firefox留下来的最重要的创新也许是极其高效、类型安全的Rust语言。

Rust的魅力四射。那些认为C ++太宽松,而且容易出错的开发人员都喜欢Rust。但是,那些认为传统的OOP(面向对象)语言过于繁琐和低效的开发人员也喜欢Rust。尽管使用率相对较低,但自2016年以来,Rust在Stack Overflow的开发人员调查当中一直位列最受欢迎的编程语言之首。

令人遗憾的是,对Rust语言做贡献不再是新的Mozilla的优先考虑事项。在最新一轮的裁员当中,他们裁减了专门为Rust服务的开发人员以及Servo团队,转而试图去开发一个新的,由Rust驱动的浏览器引擎。但是目前的共识是,Rust不会跟着这艘大船沉没。设立独立的Rust Foundation的计划已经在进行中。

现在可能已经没什么人记得了,但是当年曾经有那么一段时间,整个世界都陷入到了一场支持HTML还是XHTML的恶战,后者是用更严格的XML语法对HTML进行重新构想的的非向后兼容版本。HTML正在输掉这场战争。2004年,负责HTML的标准机构(W3C)正式停止了所有有关HTML的工作。

如果不是因为WHATWG,这个由苹果、Opera和Mozilla火线联合设立的特别小组的话,这个故事就算结束了。接下来发生的事情变成了历史——WHATWG赢得了胜利,迫使W3C改变方向,以HTML5的名义推出了一系列新标准,包括无Flash的视频、Web Worker、Web socket等。这些标准至今仍然在用。

Mozilla绝对不是这出戏里面唯一的演员。但是它在发起运动当中发挥了重要作用,而那场运动帮助定义了接下来的十年所采用的web技术。

asm.js是Mozilla最大的小把戏之一了。从技术上来讲,asm.js只是JavaScript的一个简化的子集,它具备类似按位运算之类的技巧来强制强类型化。但是Mozilla的开发人员证明,他们也可以将其他语言编译成这种性能增强型的微语言。除了非正式的规范以及名为Emscripten 的编译器之外,他们还用C ++的Unreal引擎开发实时3D游戏,并放到Web浏览器里面。

Asm.js是最近的Web历史上最重要的一个创新的跳板,这个创新就是WebAssembly 。WebAssembly 沿袭了asm.js的路径,是一种在JavaScript执行环境里面运行的Web机器语言。它增加了进一步的增强功。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