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 2023 年以来,加密世界的风在香港这片多元发展的土壤上演变得愈发热烈。2023 年 4 月,HashKey Group 与万向区块链实验室主办的 Web3嘉年华在香港隆重开幕,覆盖各大 Web3 领域的核心议题,并邀请超过 300 位影响力与潜力兼备的演讲嘉宾与 100 余个热门 Web3 项目、社区和媒体参展。此外,Web3 嘉年华还邀请到各大知名投资机构和监管机构代表参与,深度剖析监管政策,描摹发展边界。本篇文章将聚焦于 Hash Global 创始人 KK 在 2023 年香港 Web3 嘉年华期间就 Web3 价值投资范式变迁分享的宝贵经验和行业洞察。

大家好,我来分享下 Hash Global 这六年在 Web3 领域的价值投资实践。

在我们进入加密资产管理行业前,我本人在商业银行,投资银行,债券资产和股票资产管理公司工作过。我发现大家都在提倡价值投资,但大家谈的价值的概念并不一样。

让我们来看一下价值投资的历史:公司首次作为资本形成的载体,是 1602 年。PE/PS 等现在大家奉为圣经宝典的价值投资方法其实存在还不到 100 年。巴菲特从 1965 年开始实践价值投资和香烟理论。期权估值方法 1973 年,Bill Gross 于 1982 年开始在债券投资领域实践价值投资,使用久期等估值方法。

在他以前,大家投资债券都是持有到期的。而打德州的朋友知道,Doyle Brunson 到 2002 年才在他的《Super System》一书里提出正 EV 和 负 EV 等扑克里的价值体系。但知易行难,他其实执行得也不彻底,他特别喜欢玩 10-2 这手垃圾起手牌。我想说,价值的概念和其估值方法,本身也是在不断地发展,它不是一成不变的。

我们来看一个价值投资失败的案例。我个人很尊敬巴菲特和芒格,也很喜欢芒格的穷查理宝典一书。但同样关于“什么是价值”困惑,也发生在他们身上。亚马逊97 年上市,市值 4.3 亿,那时巴菲特说亚马孙盈利能力弱,估值高;08 年他说实体零售商在竞争中有优势,看不上亚马逊;11 年还在说亚马逊估值高;17 年,亚马逊市值 1 万亿,二级市场涨了 2500 倍后,巴菲特终于看懂了亚马逊的价值,于 19 年开始投资。

亚马逊并不是一家闷声发大财的独角兽, 97 年就上了市,Jeff Bezos 每年都会给股东写一封信,只要你认真读,不难发现这是一家永远持有“第一天心态”的伟大的互联网企业,他们连续 30 年持续不断地在创造价值,只不过他们不是在用华尔街习惯的 PE/PS 的方式,也不是在按照巴菲特的价值逻辑呈现而已。亚马逊是在用新的互联网技术,新的技术范式在创造价值,而新技术范式支撑的新商业模式或者新事物需要用新的价值评估体系,否则你会输得很惨。

我有一个债券基金经理的好朋友,我们讨论过几次比特币是否有价值,现在他已经基本上不和我说话了。我曾在一个飞机上碰到一个知名私募基金大佬,他说他很好学,也很愿意接受新事物,你能不能跟我讲讲比特币。从上海到重庆的飞机,我讲了两个小时,最后感觉还是没讲通。这事我请教过我的老领导肖风总,他跟我说,股票价值投资者得坚守他们的价值投资框架不变,所以对他们来说,理解比特币真的挺难的。

投资人在提出新的估值方法和逻辑框架去理解比特币,以太坊和 Web3 ;而 Web3 的创业团队这几年我们看到也在努力用投资人能看懂的方式去创造价值,实现价值。而市场在这个过程中,会逐渐形成共识。

估值方法的市场共识是被市场上的主流资金决定的。PE/PS 估值方法的共识过程,用了几十年,其实这个共识还在不断调整和优化。债券久期等估值方法用了十年左右时间。Web3 刚刚开始,但在这个形成的过程中,尤其是在早期,投资人机会巨大。

我们 2016 年开始学习加密资产,我们读报告和各种 paper, 17 年我读到了 John Pfeffer 的《一位机构投资者的加密资产观》,极大地震撼了我。文章比较长,我读了大概五六遍,爱不释手。我读下几句话:

“虽然价值投资的鼻祖将比特币斥为“老鼠药”,但价值投资的第一性原理是基于可靠估值逻辑的独立思者,新型资产刚出现时, 没有对应的估值逻辑;价值投资者就应该去努力发现新的估值逻辑。

我相信分布式账本技术(区块链)已经永久地改变了资本市场的基础。由互联网承载的系统就其全球性规模而言,成本最低。因此我们相信在井不遥远的未来,绝大多数可投资产都是分布式账本技术承载。加密资产投资中,‘加密’二字终将无人提起。”

首先,比特币。市场已经有几种估值模式,S 2 F 模型,Commodity 模型等。然后是以太坊,去年 9 月以太坊转 POS 共识机制后,已经成为了一个总量在不断减少的“货币”。市场上也已经有几种估值模式。

BNB 是 Binance 的平台币,对我们来说,估值挑战没有比特币和以太坊大。它的价值来源有:交易打折,利润回购,BSC 链质押,以及 Greenfield 存储网络质押等。

对 BNB 的估值,我们响应 John Pfeffer 的号召:“努力去发现新的估值逻辑”。我们用货币估值方程,迭加 DCF 等估值方法来估值。我们来看一下这个公式:

PQ 好比是一个国家的 GDP,也就是 Binance 生态的经济总价值。M 里面有两个因子,BNB 价格乘以 BNB 数量。V 则是 BNB 在生态里的流转速度。这里面最大的挑战是如何估算 BNB 在生态体系里的流转速度。

我琢磨了好几天,最后在我家附近的星巴克里想出了一个办法:我们需要提出两个假设:

我们在过去几年一共做了四期报告。19 年 3 月做了第一期,我们认为 BNB 被低估,当时币价 19 ,我们预测 106 。

赵长鹏看了说很喜欢,也做了转发。赵长鹏在上海时,是我打德州的牌友, 0.12 美元时让我投,我没看懂,没投,到 20 块了,才总算看懂。错过了前面的 150 倍。我们后来不断分析,积极进场。21 年看 655 ,后来最高到了 691 。我们也成为 BSC 的最早的 21 个节点之一。

这个领域估值挑战很大,市场共识还远未形成。一级市场和二级市场的估值波动很大。Filecoin 和 ICP 这样的知名公链都是例子,我不细讲了。

对于 NFT 领域,我们内部也做了一个新的估值方法,我们称为是 DRIC 模型。展开说,就是从 Drop (空投),Right (权利),IP (品牌),和 Community (社区)四个价值维度,加总去评估 Azuki 这样的社区 IP ,或者说价值蓝筹 NFT 的总估值。

大家知道,NFT 还有稀有度的价值因素。我们投资了一个团队,叫 NFTGo ,他们摸索出了一个稀有度参数计算方法,我们用他们的方法,在得出总估值的基础。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