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放是现代高等教育的基本特征,国际化是世界高等教育的重要发展趋势。改革开放以来,我国高等教育对外开放不断向前发展,深入推进,迈向一个全新的高度。高等教育对外开放在国家战略和高等教育发展战略中具有重要地位,国际交流合作已经成为我国高等教育第五项职能。高等教育对外开放是提高高等教育质量和建设高等教育强国的重要条件,更深远的意义在于服务国际国内大局、促进文明交流互鉴、推动人类文明进步。

中国的对外开放最早是从教育领域开始的,教育对外开放是我国改革开放事业的重要组成部分。“文革”期间,我国教育国际交流与合作工作基本陷入停顿,高等教育对外开放遭遇了严冬。因而“文革”开始至1978年以前,我国仅向少数国家派遣留学生且规模较小,来华留学生数量相当有限,教育交流与合作对象主要集中于东欧和第三世界国家。随着改革开放浪潮传播开来,我国高等教育对外开放不断发展,成为了我国改革开放的有机组成部分。

改革开放后,我国教育事业重新步入正轨并走上迅速发展的道路,高等教育对外开放也得到了恢复和迅速发展。1978年6月23日,同志在听取清华大学工作汇报时指出:“我赞成留学生数量增大,主要搞自然科学。这是五年内快见成效、提高我国水平的重要方法之一。要成千成万地派,不是只派十个八个……要千方百计加快步伐,路子要越走越宽。”(1)“改革开放总设计师”关于出国留学工作的这段话是他为改革开放事业设计的宏伟蓝图的一个重要组成部分,对开创新时期出国留学事业具有划时代的历史意义。1983年同志为景山学校题词,高瞻远瞩地指出“教育要面向现代化,面向世界,面向未来”,这一精神成为新时期我国教育对外开放的重要指导思想。

同志以后的几任国家领导人继承和发展了他的教育对外开放思想,指出我国文化教育事业的发展离不开人类文明的共同成果,要开展多种形式的对外文化教育交流,博采各国之长。2013年4月21日习主席在致信祝贺清华大学苏世民学者项目启动中指出:“今天的世界是各国共同组成的命运共同体”、“教育应该顺此大势,通过更加密切的互动交流,促进对人类各种知识和文化的认知、对各民族现实奋斗和未来愿景的体认,以促进各国学生增强相互了解,树立世界眼光,激发创新灵感,确立为人类和平与发展贡献智慧和力量的远大志向。”(1)国家领导人高度重视教育国际交流与合作,他们的指示指导着我国高等国际交流与合作实践,有力地推动了高等教育对外开放的发展。

改革开放以来,为促进我国社会主义现代化建设和教育事业发展,党和政府先后制定了一系列政策文件,国家权力机关和行政机关先后制定实施一系列教育法律法规,推动了高等教育对外开放。我国具有里程碑意义的几份教育改革文件一致强调扩大教育对外开放。1985年颁布实施的《中央关于教育体制改革的决定》强育工作要坚持“三个面向”教育思想,通过各种可能的途径加强对外交流与合作,使我国的教育事业建立在当代世界文明成果的基础之上。1993年颁布实施的《中国教育改革和发展纲要》明确要求要进一步扩大教育对外开放,加强教育国际交流与合作,大胆吸收和借鉴世界各国发展和管理教育的成功经验。在高等教育国际交流与合作领域,该纲要提出了继续扩大派遣留学生、鼓励学成归国、改革来华留学生招生和管理办法、加强国内外高等学校的交流与合作、联合培养人才和进行科学研究、加强对外汉语教学工作等一系列具体措施。2010年颁布实施的《国家中长期教育改革与发展规划纲要(2010-2020年)》强调扩大教育对外开放,要求“加强国际交流与合作。坚持以开放促改革、促发展。开展多层次、宽领域的教育交流与合作,提高我国教育国际化水平”“借鉴国际上先进的教育理念和教育经验,促进我国教育改革发展,提升我国教育的国际地位、影响力和竞争力”,并且强调“适应国家经济社会对外开放的要求,培养大批具有国际视野、通晓国际规则、能够参与国际事务和国际竞争的国际化人才”。《教育规划纲要》把扩大教育对外开放、提高教育国际化水平作为提高我国高等教育质量、建设高等教育强国和人力资源强国的重要条件。

2017年2月27日中央、国务院印发的《关于加强和改进新形势下高校思想政治工作的意见》首次明确将国际交流合作作为我国高等教育第五项职能,凸显了教育对外开放在当今国家战略和高等教育发展战略中的重要地位。将国际交流合作作为高等教育一项基本职能,充分体现了国家对高等教育国际交流与合作的重视,标志着我国高等教育对外开放思想和实践达到了一个全新的高度。

为了从法律上保障我国教育对外开放,全国人大和全国人大常委会先后制定了有关法律,并进行修改完善以更好地促进教育对外开放,推动高等教育国际交流与合作。1995年制定的《教育法》从宏观基本原则和相关规定协议等方面强育对外交流和合作。1998年制定的《高等教育法》对国家关于高等教育国际交流与合作的立场和高校的有关权利做出了具体规定。最新修订的《教育法》将第67条第1款修改为:“国家鼓励开展教育对外交流与合作,支持学校及其他教育机构引进优质教育资源,依法开展中外合作办学,发展国际教育服务,培养国际化人才”。修订后的《教育法》增加了关于引进优质教育资源、依法开展中外合作办学、发展国际教育服务、培养国际化人才的规定,将国家鼓励开展教育对外交流与合作的规定进一步具体化。

改革开放是决定当代中国命运、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关键,是必须长期坚持的基本国策。教育对外开放是我国改革开放事业的重要组成部分,肩负着培养优秀人才、促进人文交流、推动现代化建设的重要使命,是必须长期坚持的教育基本政策。我国具有深厚的文化传统,是世界第二大经济体,发展潜力巨大,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目标正在逐步接近。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宏伟目标,要求不断扩大教育对外开放,提高教育国际化水平。近年来,我国自觉地将教育对外开放服务于大国外交、周边外交和“一带一路”等国家对外重大战略,积极推动实施创新驱动发展战略、科教兴国战略和人才强国战略。我国还积极参与全球教育治理,向国际社会表达中国教育声音,介绍中国教育方案,加强与联合国教科文组织等国际组织的多边教育行动,积极有效参与国际教育规则制定,选拔优秀人才到国际组织教育部门工作,为国际组织提供人才支持。此外,我国还推动学历学位互认,与41个国家和地区签署学历学位互认协议,积极为教师互派、学生互换、学分互认和学位互授联授创设更好的条件。

改革开放以来,我国高等教育对外开放不断向前推进,国际交流与合作迅速发展,国际化水平不断提高。以2014年为例,我国教育对外交流与合作取得了丰硕的成果,与200多个国家和地区、40多个国际组织建立了教育合作关系,与联合国四个常任理事国及欧盟建立了高级别人文交流机制,各类出国留学人员总数达45.98万人,各类留学回国人员总数达36.48万人,共有来自203个国家和地区的37.71万名各类来华留学人员,中外合作办学进一步发展,到境外合作办学的力度加大,截至该年年底已经在126个国家和地区开设了475所孔子学院和851个孔子课。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