程序员,一个圈外人羡慕、圈内人喊苦的“神奇”职业——高薪、福利好是旁人羡慕的理由,高压、加班多却也是他们最常见的写照。

回想过去一年,程序员圈中可谓热闹非凡:雷军一句“为小米汽车而战”,使得智能自动驾驶成为行内热词;云原生和全面数字化趋势下,熟练使用 K8s 几乎成为了必备技能;元宇宙、Web 3 突然爆火,一度令程序员摸不着头脑;好不容易挨到年底了,一个猝不及防的 Log4j2 漏洞又召唤无数开发者深夜修 Bug……

与此同时,对于业内技术持续迭代、新兴趋势不断出现的形势,许多程序员也逐渐感到迷茫:“众多同行之中,我究竟处在什么位置?”、“面对日新月异的技术工具、平台、框架和场景,我又该如何抉择?”

在此,CSDN重磅发布《2021-2022 中国开发者现状调查报告》。本报告囊括了各类开发者圈中的热点话题,不论是加班与涨薪情况、“大小周”的抉择,亦或是偏爱或讨厌的编程语言、常见学习路径等程序员最为关心的问题,都将在这份报告中一一揭晓谜底,更有字节跳动移动技术专家、大前端技术中台部门 ToB 项目技术负责人石延龙对报告结果进行分析。

被圈内称作“35 岁危机”的 30-40 岁从业者从去年报告中 16% 的占比提升至 19%——35 岁可能已并不再是程序员“魔咒”。

只有不到 10% 的开发者会每天花费 70% 以上的时间写代码,并且大多开发者平均每天只写 200 行代码左右。

近 70% 的国内开发者还是喜欢聚集在一线% 的开发者表示,为了高薪,支持/可考虑“大小周”。

今年 Java 开发者人数从去年的 50% 降至 40%,汇编语言被 37% 的开发者票选为最讨厌编程语言第一名,而 Python 成为最想要学习的编程语言。

96% 的开发者每周都会保证一定的学习时间,其中学习 1-5 小时/周的占据 42%。另外仅有 4% 的受访者表示没有时间去充电学习。

为了寻求更高的职级和更好的待遇,程序员普遍会采用三种方式:一是学习热点技术(75%),二是岗位晋升(67%),三是跳槽(47%)

随着近年来国内人工智能、云计算、数据库等 IT 产业迅猛发展,人才需求不断上涨,编程早已不限于大学课程,部分地区甚至已将其融入高中教育——编程从少年开始,以此实现“少年智则国智,少年强则国强”。从数据上来看,这一目标已不遥远:有 57.23% 的受访者表示第一次写下代码的时间是在 16-20 岁,即在高中或大学接触编程已十分普遍,在 30 岁之后接触编程的开发者仅占 0.8%。

技术演进下,近年来“自研”一词成为国产破局的关键,为此无数壮志满怀的少年在踏入社会时,纷纷选择了入局 IT:近 5 年选择从事编程的开发者超过 7 成。

30 岁以下从业者比例从 82%(2019 年)、81%(2020 年),再度下降至 78%;反观被圈内称作“35 岁危机”的 30-40 岁从业者却从去年报告中 16% 的占比提升至 19%——35 岁可能已并不再是程序员“魔咒”。

40 岁以下的女性开发者比例也在上升。结合去年报告,30 岁以下女性从业者占比达到了12%(去年为 10%),同时在 30-40 岁程序员中,女性也占据了 8%(去年为 6%)。

不变的是,后端开发岗在 40 岁以下程序员圈中依旧热门。40 岁以上从业者中,担任技术经理的占比从去年的 11% 提升至 21%,可见随着年龄的增长,越来越多开发者开始走上了技术管理之路。

在圈外人眼中,程序员的日常应该被“编程”占据,但事实并非如此。工作期间,只有不到 10% 的开发者会每天花费 70% 以上的时间写代码,并且大多开发者平均每天只写 200 行代码左右。

影响程序员工作效率的原因中,“缺乏清晰的流程”以 37.9% 比例位列第一,与其不相上下的是 37.8% 开发者认为会严重影响工作效率的“分散注意力的工作环境”。

对此,字节跳动移动技术专家石延龙认为,对知识密集型的研发工作而言,定义清晰的协作流程理应是团队合作顺利、高效产出的最重要因素。他建议,经验丰富的开发者可在项目管理上增加投入,以此提高整个团队协作效率;对于流程不畅的团队管理者,可考虑建设或引入优秀的 DevOps,将流程规范工具化,可以极大优化项目协作;而部分不想走管理的技术同学,也可以考虑做 DevOps 研发以提高团队效率。

除了流程不清严重影响工作效率,“通勤时间”也令 22.6% 的开发者感到头疼,而疫情之下衍生出的远程办公给了这部分开发者另一个选择。目前 Google、Facebook(现 Meta)等国外互联网企业均支持远程办公,国内 46% 的受访者表示自己所在公司也同样支持。但总体来说,国内开发者远程办公的频率不是很高,很多情况下只是一种应急方案,只有 4% 的开发者表示他们完全远程。

“高薪”,一直都是程序员群体的标签之一,近几年其薪资水平更是在逐渐拔高。去年,44.5% 的开发者月薪 8001-17000 元,如今这一数据已增至 49.2%,同时薪资在 17001-30000 元的程序员比例也由 16.2% 增至 20.5%。

报告数据显示,过去一年中,超过六成开发者表示工资有所上涨,甚至涨幅在 11% 以上还占据了 21%。但尽管行业整体薪资水平在逐步提升,依旧有 34% 的开发者表示工资没有发生任何变化。

在遍地男性的开发者圈中,女性开发者薪资是否会与男性一致?答:有一定差异,但差距不大。在月薪超过 1.7 万元的区间中,男性开发者占比为 29%,而女性开发者中也有 20% 的人拿着同样薪资待遇。甚至在 8 千至 1.7 万元薪资范围内,女性开发者的占比还略高于男性开发者。

导致薪资水平不同的除了性别,还有开发者所处地域、每周工作时长、受教育程度、所在行业和工龄等重要因素。

地域对于薪资水平而言是一个重要影响因素。根据数据显示,月薪高于 1.7 万元的开发者中,近三成来自北京——依旧遥遥领先于其他地区(去年该数据为 30%)。其次便是广东和上海,同等薪资水平下差距不大,分别占比 18% 和 17%。

如果聚焦到具体高薪人数占比,北京和上海也占据绝对优势:近半数开发者薪资均在 1.7 万以上,反观其它地区该薪资水平仅占两成左右。

或许是北上广深及其他新一线城市的整体薪资水平远高于其他地区,也或许是其中汇聚了产学研界较好的资源与机会等,近 70% 的国内开发者还是喜欢聚集在一线/新一线 开发者工作城市倾向

尤其是北京和广东,光这两个省市的开发者占比就能达到全国总数的 28.1%。另外值得一提的是,2020 年广东以拥有全国 16% 的开发者位列全国第一,而如今这一宝座已由北京以 14.2% 的占比拿下。

去。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