谢江平,2017年考入清华大学工程物理系,2018年9月-2020年9月服役于武警某部侦察中队,期间综合考核成绩优秀,荣获优秀义务兵一次,三等功一次,发明专利一项。

入伍第1年,正当谢江平在武警特战队的训练生活顺风顺水的时候,一场意外突如其来。一次训练中,谢江平一如既往地全力以赴,但不幸在徒手飞跃矮墙过程中摔倒,头部受伤,右手肘关节粉碎性骨折。

“本来队长是打算把我培养成特战尖兵去参加比武竞赛的,但是一下子就全乱了,所以那段时间挺颓废的,不能和队友们一起训练,呆在医院里都快发霉,就想着自己能不能做点什么。”看着队友们每天替自己整理内务,分担训练压力,在烈日下流血流汗,一股“想干点事情”的冲动悄然萌发。

住院期间,谢江平也在继续努力着。他花费两个月的时间,读完了图书馆里大量的书籍,孜孜不倦地学习着。后来,偶然间,谢江平了解到一则走火事故的消息。他陷入了沉思,“能不能做一个装置,实时监控着子弹数量,让指挥员能看见枪内剩余的子弹个数呢?”说干就干,谢江平学习左手写字,开始在电脑进行传感器模型设计。

实验是曲折的。经过前期设计和调研,谢江平决定使用一个压力杆测定弹匣弹簧的压力,根据弹簧压力计算出弹簧长度,从而确定子弹的数量。“设想很简单,但是实际情况很复杂。在不同的环境条件下,比如冬天和夏天气温不同,弹簧和压力杆的参数会发生变化,测量结果就会不准。”谢江平总结自己第一次失败的尝试。

实验操作也是一个巨大的考验。“为了维持枪械的射击手感,我们不能进行大规模的拆卸和改造,最终只能在1毫米的尺寸范围内进行电路板设计。”为了解决电路板的尺寸问题,谢江平只能用手去打磨坚硬的工程塑料。

但前景是光明的。经过不断筛选和尝试,谢江平选定滑动变阻器作为传感器,这个就是子弹实时监控装置的1.0版本。但是,这个装置遇水就会失效,因为变阻器遇水会短路。后来,在谢江平的不断优化设计下,最终完善的子弹实时监控装置已经申请专利并无偿交付连队使用。

在生活中谢江平也绝不落下。伤情好转后,谢江平开始尝试左手叠“豆腐块”。“就是手脚并用,甚至还会用上肩膀和牙齿。”谢江平笑着描述着自己左手叠被子的情形,“现在我可以用左手叠出最整齐的‘豆腐块’了。”不单单是叠被子,谢江平还尝试着左手扫地、左手拖地、左手擦窗户等等,尽己所能地干一点事情,让战友们少干一点,轻松一点。

目前,谢江平在工程物理系继续完成学业。他的研究方向是电磁兼容性。通俗的讲,就是研究电子设备对其他电子设备正常运行造成扰乱和破坏的能力,比如,当我们看电视的时候,旁边有人使用电吹风或电剃须刀之类的家用电器,电视屏幕上会出现的雪花噪点,以及研究电子设备抵抗这种干扰和破坏的能力。

“现在是信息化时代,设备的的电磁干扰能力和抗电磁干扰能力是至关重要的。伊拉克战争,美军就用电磁攻击瘫痪了伊拉克的电子设备,让伊拉克军队几乎失去了作战能力。”谢江平讲述起自己研究的初心,“每次了解到军队里有战友受伤甚至牺牲,我觉得我还是能为他们做一些事情的,哪怕只是一点点的小事情。”

目前,有关电磁兼容的研究仍处于被国外封锁的状态,国外发表的论文很少会把核心参数给出来。哪怕只是研究“一点点的小事情”,也会是很有意义的大事。

“入伍的两年经历让我从懵懵懂懂逐渐变得成熟了。”回忆起大一迷茫的状态,谢江平觉得军旅生活让自己成长了许多。在部队时,因伤退居后方的谢江平借助雨课堂、慕课等平台的网络课程资源,从零开始,从计算机一级自学到四级,又自学了Java、C语言,成为了连队里的“科技担当”,负责连队里的软件硬件维护。回到学校后,谢江平仍旧和连队保持着联系,他继续用自己的知识帮助连队解决一些问题,实现一些构想。

“回到学校之后,我一直在干一些我觉得很重要,或者对我来说很有意义的事情。”谢江平如此总结到。

乔冠中,2013年考入清华大学经济管理学院,2018年9月-2020年9月服役于空军某部警卫勤务营警卫连,服役期间荣获优秀义务兵并嘉奖一次,于2020年6月28日火线

“新冠肺炎疫情发生的时候,当时我们连队驻地就在武汉市区,距离汉口火车站和金银潭医院就20分钟的车程。”由于距离近,第一时间,乔冠中就感受到了疫情防控的巨大压力。除了日常的测温、封闭等防疫工作外,他所在的连队还承担了物资配送的任务。疫情初期,汉口火车站封闭时,站内仍有大量的滞留人员,亟需大量物资。战士们知道这个消息后,主动请缨,承担配送任务。

封城之后的武汉没有了昔日的繁华景象。市民们不出门了,生活还得继续,物资保障还得进行。乔冠中和队友们骑着电动车,穿梭在无人的街头,为居家的市民送去精心准备的餐食。

“印象最深的是给一个独自在家的70多岁的老奶奶送书送报。”回忆起化身“外卖员”的经历,乔冠中记忆深刻。他每次给这位老人送餐时,都会嘘寒问暖。久而久之,两人就熟络起来。一次送餐时,老人无意抱怨了一句“家里的电视坏了”。一下子,老人不仅失去了所有娱乐项目,更失去了了解外界的信息渠道。说者无意,听者有心。乔冠中精挑细选之后,送给老人一本《红色家书》,每次送餐时会捎带给老人当日的报纸,让老人解闷,同时也了解时局情况。

“后来,我一共收到了四封感谢信”,之前只是看到电视里收到感谢信的故事,没想到有一天自己也会成为主角,乔冠中深感荣幸,“退伍的时候,老奶奶还邀请我到家里吃了一顿便饭。”

亲眼见证、亲身参与艰苦卓绝的战疫,乔冠中有诸多感触,“这种事情真的是一个奇迹,数以百万的民众待在家中不出门。亲眼见证这些,真正体会到了我们党和政府动员能力之强。基层党组织的同志真的是太了不起了。”

“当时疫情结束后的45天隔离刚刚结束,我就接到了抗洪的命令。”乔冠中回忆道。身为副班长兼代理班长,作为连队里的骨干,他义无反顾地投身到抗洪战斗中。经历过战疫的思想洗礼,为了发挥党员带头的先锋作用,连队为还是团员的他进行了火线入党。从隔离室里出来,背上党旗,戴上党徽,还没来得及回到连队看一眼,乔冠中便马不解鞍地加入到抗洪队伍中。

乔冠中和队友分配到的任务是负责武汉市区的救援任务。当洪水蔓延到城区时,乔冠中和队友们需要使用冲锋舟救援受困群众。抗洪期间,大家需要保持高度戒备,一旦险情发生,必须立刻响应。“当时我们睡觉的时候,每个人床头都放着一个大背囊,里面存放了一些基本生活物资。紧急情况发生时,穿上衣服,背上背囊就出发了。”乔冠中回忆道。

作为最后一道防线,乔冠中和队友们十分矛盾:他们十分害怕接到出动命令,因为那意味着最糟糕的情况发生了,洪水入侵到了武汉市区;同时他们也希望和其他战友一起投身到抗洪作战中。日子在训练和紧绷的神经中一天天过去。所幸直到最后9月份退伍,乔冠中也没有接到出动命令。

“两年入伍,扎扎实实地在基层工作两年,我对社会的真实情况有了深入了解。尤其是战疫和抗洪,亲眼见到了社会基层的运行方。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